河北省26日出台推進新型城鎮化的方略,利用地緣優勢,由保定市紓解首都的行政功能,廊坊承載京津產業轉移等。石家莊、唐山作為京津兩翼的大城市,也將在打造京津冀城市群中扮演重要角色。這是一個雄心勃勃的計劃。
  河北省上述規劃是依據中央關於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作出的,它的政治推力已然存在。北京過於龐大,紓解城市功能勢在必行,而最近的承接區顯然就是河北。因此這既是規劃,也是這個大區域里趨勢性力量的盤整。
  河北毗鄰北京的地區已經自然形成幾個在京工作人口的大居住區,它們可以看做是京津冀一體發展的前哨。
  然而首都人口和資源的外溢能力大概沒有一些人想的那麼大,讓它們迅速支撐起保定、廊坊的繁榮未必是現實的。河北不能坐等北京、天津為其創造大量產業機會,它需要借京津冀一體化之勢,努力創造屬於自己的產業亮點,與京津相呼應,為產業和功能轉移創造條件。
  北京雖然臃腫,但它容易往外分流的資源並不多。河北需要內生出一定的競爭力,對北京的紓解推波助瀾。說到底,中央為河北創造了發展的戰略機會和政策空間,但要兌現這一切,主要得靠河北自身的打拼,而不是外力的扶持。
  河北燕郊已形成極高的人口密度,但它至今頂多起了一個北京遠郊縣的功能。燕郊尚無自己的產業,幾乎所有人口都依靠在北京的工作。保定和廊坊不能成為新的“大燕郊”,紓解北京只應是它們的功能之一,它們同時需要有與北京優勢互補的產業生態,從北京向它們那裡的分流除了政策引導,更多應是通過市場力量的再佈局。
  京津冀加起來有一億多人口,首都的獨特資源撐不起如此大範圍的繁榮。看看華盛頓,在美國沒有副行政中心的情況下,只有500多萬人口,這意味著真正屬於首都的“政治資源”就那麼多。北京如今發展到2000多萬人,是市場對“政治資源”最大化挖掘的結果。
  準確說,首都不是能夠促進繁榮的萬能引擎,如果那樣的話,河北的繁榮不用等到今天。因此,河北的城市不能僅僅依靠等首都的輻射,還要從珠三角和長三角大量城市的發展歷程中獲得啟示。
  京津冀協同發展不能代替三地對各自競爭力的傾力打造,它們需要相互促進,重塑整個區域的產業形勢。三地除了京津要幫助、帶動河北,還需鼓勵彼此競爭,用競爭推動人財物在區域內的活躍流動,形成更合理的佈局。
  河北是古代中國文明的一塊熱土,這裡記錄了中國人的大量驕傲。然而河北長期未有在全國的領先性繁榮,它與京畿的差距貫穿了數百年。京津冀一體化是河北的歷史性機遇,也是一次穿越幾個世紀的追趕。
  這不是一次輕而易舉的改變。河北全社會都須給力,其文化精神層面的觸動或許比資源的從天而降更重要。中國東南沿海的民間總有不點自燃的商業活力,整個北方都需正視面對現代化機遇時內在衝動的欠缺。
  河北繁榮了,中國北方就會有全新格局。河北突破或許能對中國下階段改革產生當年廣東突破的意義。這將創造經濟發展從政治借力的全新經驗,而中國恰是經濟和政治高度融合的社會。▲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1398

jc30jcly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